<div id="7Dt58z4"><noframes id="7Dt58z4">
<address id="7Dt58z4"></address>

<legend id="7Dt58z4"></legend>

<meter id="7Dt58z4"></meter>

<div id="7Dt58z4"></div>

<legend id="7Dt58z4"></legend>

<meter id="7Dt58z4"></meter>
<address id="7Dt58z4"><tbody id="7Dt58z4"><div id="7Dt58z4"></div></tbody></address><legend id="7Dt58z4"></legend>
<div id="7Dt58z4"><tbody id="7Dt58z4"><div id="7Dt58z4"></div></tbody></div>

<legend id="7Dt58z4"><noframes id="7Dt58z4"><legend id="7Dt58z4"></legend>

<div id="7Dt58z4"><noframes id="7Dt58z4"><legend id="7Dt58z4"></legend>

<meter id="7Dt58z4"><del id="7Dt58z4"></del></meter>
<video id="7Dt58z4"></video>

原创

第653章 给你打一百零一分-禁欲司少夫人又娇又软-笔趣阁

寒宇帝星深处。帝君敖寒宇的居所看上去十分幽静且普通,山谷中除了一面崖壁之外,就是一条穿谷而过的灵溪,溪前几片翠绿的草地,开满了朵朵晶莹的不知名的白花,圣洁而纯净的灵气,在这山谷中弥漫,伴着一股馥郁而不浓烈的花香,甫一临近,心灵就不自禁的平静下来,变得恬淡,难起纷争之心。好强的精神意志!这须臾间,苏乞年再次心神一凛,这种无形中对于精神意志,乃至心灵的影响,才最可怕,尤其是到了他们这样的境地,能够影响他们的精神与心灵,实在是举世罕见。而对于敖垣大帝的质疑,一身蓝袍的帝君敖寒宇刀眉轻挑,道:“这是遵循生命进化的本能蜕变,不必强行驻留或是改变什么,境界不到不要乱说话,显得你无知?!?br/>“真的吗?”敖垣大帝一脸怀疑。但苏乞年心中却是生出几分认同,这也是他晋升战帝之后,方才体悟到的,生命进化的路上,尤其是到了他们这样的高度,更需要重视进化的本能蜕变,而非是强行改变一些什么,他们要做的,只是在进化蜕变中掌控己身,以免在激烈的蜕变中遭创,并竭力体悟这种蜕变的趋势,为接下来的修行锁定前行的方向。“看来巡天殿主也是这么想的,敖垣道兄,怕只是你一人无知罢了?!比缟倌臧惴嵘袢缬竦牡劬胶钤俅蔚?,并朝着苏乞年微笑颔首。好敏锐的感知。苏乞年亦颔首致意,同时约束心神,复归平静,似乎从来到这寒宇帝星开始,就被这位真龙族帝君掌控了节奏,一言一行,都为其所动,这种道行,就算是当初的葬龙谷大帝也没有给予他如此无形的压迫感,很难想象,这种原本就触碰到至高天壁,进无可进的存在,生命本质再次蜕变之后,强行拔高到了怎样的境地。或许,按照诸神国度对于神主的划分,已经超出了七九之劫的层次,到达了八九之劫的领域。而八九之劫的神主,根据苏乞年的了解,应该或多或少,都碰触到了至高领域的边缘,对于这一层次,苏乞年并不是很清楚,与碰触到至高天壁间,到底有怎样的差距。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已经超出了寻常绝巅大帝的范畴。“真的?”敖垣大帝一愣,看向苏乞年。在见到苏乞年点头之后,敖垣大帝顿时无言了,真是无法反驳的理由,只是帝君敖寒宇那种乐在其中的样子,着实令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明明曾经是一个看上去比他还大上几百岁的老哥哥,这一下做他重孙子都嫌小。进了寒宇帝星,只剩下敖峰一人,其他几位真龙族王者都告退了,他们分属于其他帝君一脉,这种场合已经不适宜在场了。帝君敖寒宇招呼敖峰来分茶,并请苏乞年与敖垣大帝于崖壁前落座,共品灵茶。“我不爱喝茶你知道的,几千年不见,你那帝龙醉不拿出来几坛好意思么?”敖垣大帝斜睨他一眼。一身蓝袍微漾,帝君敖寒宇如墨的黑发轻扬,那双如星海般深邃的眸子瞪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你这是恶客临门,难怪没人欢迎你,客随主便不知道吗?你要不要再点个龙肝凤髓尝尝?”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jinhuac55.cc/txt/195820/60407163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是接
闭上眼是你的笑容
鼓峰

早安!发泄可以舒缓情绪

韩潇洒
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
眸尘
早安!人生是一场梦

热门推荐:

  第35章被儿子这样夸,他并没有很开心-你的爱如星光-笔趣阁 第959章 古村再遇-初六苏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-笔趣阁 第653章 给你打一百零一分-禁欲司少夫人又娇又软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