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b704"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b704"><delect id="b704"></delect></progress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b704"><samp id="b704"></samp></progress><dfn id="b704"><del id="b704"></del></dfn>
              <samp id="b704"><strike id="b704"><table id="b704"></table></strike></samp>
              <dfn id="b704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b704"><delect id="b704"></delect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b704"><delect id="b704"></delect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b704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b704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b704"><delect id="b704"></delect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b704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b704"><samp id="b704"></samp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b704"><samp id="b704"></samp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b704"><blockquote id="b704"></blockquote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b704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b704"><samp id="b704"></samp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b704"><delect id="b704"><ol id="b704"></ol></delect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547章 取悦他,让他开心-你的情深我不配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文基本可以确定,那些出现在会议碎片中的、身影模糊笼罩黑雾的人,那些曾经和高文·塞西尔一同出航的人,应该是一群还没有彻底被疯狂和偏执吞噬的风暴之子教徒。当然,那时候他们还可以被称作“风暴牧师”。这一点也符合他曾经的推理:在七百年前,在人类的各种先进魔法技术都宣告失灵的情况下,能够帮助高文·塞西尔完成那次神秘出航的,也只能是执掌各类海洋神术的风暴牧师们。而从时间线推算,当高文开始那次神秘出航的时候,三大教派应该已经完成了先祖之峰上的仪式,应该已经陷入狂乱了。那么当时是谁?;ち艘徊糠址绫┲拥睦碇?,让他们能够完成高文·塞西尔那次神秘远航呢?提灯……高文能联想到的,只有一个名字:赛琳娜·格尔分。记忆中的那盏提灯很模糊,但却有着强烈的熟悉与亲切感,这种感觉源自高文·塞西尔,说明“提灯”这个形象在后者记忆中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当时小艇上并没有赛琳娜·格尔分的身影,但既然那盏提灯挂在船头……或许就象征着当时赛琳娜·格尔分的“力量”是以某种超现实的形式伴随在高文·塞西尔身旁的。高文揉了揉额角,想起之前丹尼尔传给自己的一份情报——虽然不清楚赛琳娜·格尔分具体的死亡时间和经过,但在大主教一级神官能够查阅到的资料中,基本可以确定那位“梦境圣女”是在先祖之峰仪式之后很短的时间内便死亡的,死亡原因是殉教,是以生命为代价?;ち舜罅棵尉辰袒岬纳窆儆胄磐?。如果不是她的殉教行为,恐怕也不会有后日的“永眠者”教团残存下来:梦境教会专精心灵力量,由于神术本质的影响,他们与神明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、更加直接,再加上当时的梅高尔三世是第一个进入神国、直面神明的,梦境教会的成员受到的冲击也远比另外两个教会严重。既然赛琳娜当时?;ち嗣尉辰袒岬拇蟛糠殖稍?,那么……如果她还有余力的话,“顺便”暂时庇护了一些风暴牧师也是有可能的。高文·塞西尔进行那次远航的时间并不明确,但可以肯定是在安苏王国建立之后,在南境防御体系基本稳定、后方可以安心托付的情况下。从时间线推断,那时候赛琳娜·格尔分应该已经殉教身死,记忆中只出现了那盏提灯,却没看到赛琳娜·格尔分的身影,或许就是这个原因——当时赛琳娜“本人”并未出现在高文·塞西尔面前。她以灵魂的形式?;ぷ拍侵г逗蕉游?,所谓提灯,应该只是高文·塞西尔脑海中残留的、源自潜意识的象征印象。高文眼神沉凝下来: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件事就有趣了。他一直在寻找当年那次神秘远航的线索,在寻找当时和高文·塞西尔一同出航的人所留下的记录或他们后代的线索,却始终没有收获,他以为那些同行者已经在这七百年的时光里被彻底抹去踪迹,断了传承,但现在看来,却有一个最大的知情人还“活”着,活在心灵网络里。赛琳娜·格尔分会知道当年的秘密么?如果她知道……那她知道高文·塞西尔和高文之间的联系么?知道那可能存在的“灵魂交易”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jinhuac55.cc/txt/197862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上月是天上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能找到回去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个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陪伴你一生一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嬷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一早起来以为自己长大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八百八十六章 想要回师-大明烟火最新章节目录全文阅读- 第七百四十九章:大开眼界-明朝败家子全集阅读- 第547章 取悦他,让他开心-你的情深我不配-